薄暮的沉烟徐徐曲上

跟着微微的风消失

纸鹞,高空回旋

孤单的飞啊

只是细细的一根线

清理拜别的燕子

飞近了。她不留下

一句涓滴抚慰的说话

                

乘风?我只是逐流

主人脚中的丝线

就是我的性命

天空很下

在我之上另有彼苍

            

太阳把最后的余辉

扑灭了昏暗的云

残阳徐徐西往

看啊!那月,这星星

我依然正在云天之上

            

主人的回意已浓

忽然。推着我

支松了回家的线

回家,孩子

家便是仆人的号召

此刻残暴的天空

这,不是我的

现在霓虹照射的年夜天

这些,也没有是我的

        

人啊,我只是一只纸鹞

别爱慕我高飞!

我有很多的话女

我不知怎么跟您们道